印象王九菊
来源: 时间:2017-10-11 08:57:18 浏览:

如果把日出日落的过程,比喻成人生的不同阶段,王九菊似乎还不到“夕阳无限好”的年龄。尽管如日中天抑或朝霞似火的辉煌岁月,已经成为她频频回首、百般咀嚼的人生过往,但她始终坚信,只要有梦在,只要去追求,人的任何阶段都可以活出不一样的精彩。

八年前,59岁的她从尧都区政协主席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政坛的风光演绎终告谢幕,官场身份在人们的视线中渐渐淡去,她有过暂时的失落和彷徨,也有过心灵的纠结与拷问,但最终抖落了积年的浮尘,褪去了虚妄的外壳,完成了人生的又一次蜕变。或许,这是她人生秋天的成熟思考;或许,这是她独特个性的再次张扬。她终于在天高云淡、月白风清中找到了属于自己也属于他人的“有意义的岛屿”,重新规划和刷新着另一样的存在。

两个月后,她四处奔走,上下协调,创建了尧都区有史以来第一家慈善机构——尧都区慈善总会。当汶川大地震刚刚过去,她的慈善总会也在一片废墟中艰难地成长起来,开始惠及众多的贫困人口,成为一只强有力的援助之手。四年后,慈善总会初步走上了正轨,她又承接了关心下一代工作的重担,同时游走于老年人、青少年和弱势群体之间,一切都被塞充得没有了缝隙。精神生活的充实,付出的是劳心伤身的代价,而她无怨无悔,乐此不疲。

我想,老干部自有老干部的风度和资质,也有其久已养成的自信和不甘,但做出怎样的选择,价值取向上各有不同,而王九菊的可贵之处,就在于她选择了公益,她把人生的触角伸向了更加深邃的天宇、更加广阔的大地,尽管人文关怀的光照十分有限,但可以肯定地说,这是一个老干部对社会的最佳回报。

王九菊的光鲜一面,就在于她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

我不知道她的最大梦想是什么。我想,每个人的梦想不尽相同,也不定格在具体物象上,它有一种朦胧的美,在美的浸润中升华为一种文化的自觉。王九菊的选择是一种自我价值追求,寄托着自己的梦想,是她再次远行的方向定位。有人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。而重要的是选择得够不够品位,是利己还是利他,是高尚还是卑下,选择高尚、利他则是人格品位的最高体现,是一种至善至美的人生追求。

关心下一代工作是一项群众性的社会工作。它不像行政工作那样按部就班,上令下行,层层施加,一贯到底。它更多的是发散而不集中,具有张力而富有弹性,干好干坏,没有更多条条框框的限制,更缺乏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物质利益的刺激。因此,工作的难度显而易见。没有多方面的理解和支持,没有广大“五老”人员的积极参与和配合,就容易流于形式而难见成效,就可能使关工委组织成为一个空架子。

王九菊的自信来自于她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人脉资源,但她也知道,仅凭过去行政命令式的铺排工作也不一定奏效,老同志们的主动作为、无私奉献精神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而牵头人的人格魅力、组织才能和行动力召唤则是群体作用发挥的强大支撑。因此,她不断地自我调整,放低身段,不断地稀释淡化过去的行政领导身份,用自己的新型角色在一个新的工作平台上尽情演绎。她是关工委的领导,又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,校对数字,装订材料,搬运书籍,采购奖品、慰问品等琐碎工作,她都是亲力亲为。哪个乡镇街道的关工委班子出现了空缺,她都要亲自打电话给那里的主要领导,希望尽快选择人选,限期补上。没有如愿的,她会直接赶到那里,与那里的主要领导见面协商,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。尧都区关工委组织纵向到底,横向到边,实现全覆盖,企业关工委异军突起,读书活动走进学校,走进社会,走进家庭,走进劳教所,王九菊的付出是超乎寻常的。

我同王九菊共事多年,她曾是我的领导。一般人看领导往往都是一种仰视的目光,所以显得对方很高大,也有一种想象中的神秘感。在我的印象中,她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,相处起来简单一些直接一些就好。正由于此,我退居二线以后,才接受了她的邀约,到关工委发挥余热。她是一个急性子人,和我的性格相反,有时我步子慢了一点儿,她就会数落我几句。我也曾开玩笑说:“过去你一直管我,现在还在管我,我这辈子都逃不出你的手心。”随后彼此一笑了之。不过,她的行事节奏较快,你随时都要跟上她的步调,否则,她会不分场合地数落你几句。

对王九菊,我有时不知道称呼她什么为好,她当了多年的团市委书记,一般称她王书记,后来又改升了环保局长,又改称王局长,再后来她又当上了市长助理副市长,市改区后,又成了副区长,不久又当上了区政协主席,随着她职位的屡次变动,我改了好几次称谓。现在她担任着区关工委主任,我公开场合称她王主任,私下里,有时称王区长,有时称王主席,随口而叫,反正她过去头衔比较多,随便叫上一个都不会错,只要姓对了,其它也就不是问题了。

可是她还是喜欢人叫她王大姐,辈份界限不清,小她一二十岁的叫她一声姨姐也行。私下里这样说,亲切熟悉的还可以,但多数人还是很难做出这样的亲近,一直称她的官方头衔,也是叫什么衔的都有。

遇事果断、勇于担当是她的一大特点。属于她拍板的事情,从来不支吾拖延,当即立断,说干就干,干得不顺利或出现失误,她也从不推卸责任,自己能担的全担当起来。因此,同她共事就少了许多的顾虑。她说话爽直,不拐弯抹角,有时直面直语,让你一时难以接受,但过后你再见到她时,她好象早忘却了前事前言,照常与你亲密共事。当你遇到难处或伤心事,她也会很体贴地劝慰你,甚至慷慨地资助你,让你心存感激,发自内心的听命于她。

她也多次说到,自己文化水平不高,能力有限,其实她中学毕业,也曾当过几年民办老师,文艺体育是她的强项,当领导后,她识人用人很有自己的一套办法,有将帅之风、御人之能。我想,这可能也就是她能做领导的原因吧!

她工作上雷厉风行,风风火火,有一种玩命的架势,让你不得不紧随其行,在气势上、精神上就先占了先机,所以工作往往不居人后,干得都是有声有色。她到关工委五年时间里,走遍了尧都区的大小乡镇、街道社区。108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到处都留下她散落的足迹和婀娜的身影;在农家小院里她与村里的班子成员和老人们促膝谈心,了解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以及贫困家庭、留守儿童的关爱照顾问题;在基层关工委的办公室里,她同“五老”人员谈班子、队伍建设,谈“五好”关工委的创建,谈如何创新发展;她走进学校观摩孩子们的读书活动,参加各类家庭教育、法制教育、安全教育、核心价值观教育等讲座。基层关工委组织的各项活动,每邀必到,逢会都讲,她用自身的行动力感召着、影响着并鼓舞着更多的老同志主动积极地投入关心下一代工作当中。

——每年一次年度工作总结安排会

——每年一次中华魂读书活动演讲大赛

——每年一次中华魂读书征文活动

——每年一次读书活动总结表彰会

——每年一次乡镇关工委现场观摩交流会

——每年一次街道社会关工委现场观摩交流会

——每年一次企业关工委现场观摩交流会

——每月一次关工委例会

……

仅此常规性的工作,就需前后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,更不要说,每年的助残日要进特教校,为残疾学生送去慰问品,送去社会的关怀和温暖,每年要走进临汾戒毒所,为戒毒学员送去中华魂读本,与他们进行交流座谈,鼓励他们早日返回家庭、走向社会。

各类节庆假日,是关工委最繁忙的时候,有时派出好几拨人马参加基层活动,但王九菊是参加最多的一位。起早贪黑地工作,是她多年形成的习惯。到了关工委,这种习惯不可能改变。有人劝她,不要这样子拼命干了,这又不是政府行政工作,干多干少对你来说,没有任何利害关系,何苦呢?但对王九菊而言,丝毫不为其所动,她是一个认死理的人,——咱占了这个位子,不干好该干的事,个人影响事小,影响了这块工作那就是一种罪过,咱不丢这样的人。也有人暗地里冷嘲热讽,表示出各种不理解,以己度人,偏执一词,但她从来不以为然。仁者不忧,智者不惑,勇者不惧,在她身上颇有几分真传。

有人说,她的性格像男人,时髦的话叫女汉子,由于她说话高喉咙大嗓门,办事干脆利索,为人且有豪侠之气。这样认为自有道理,但依我的看法,也还有失偏颇,男人也有要像女人的那种,性格是分不出男女的,王九菊就是王九菊,她像其他人一样,都是这个世界的唯一。她有坚强的一面,也有柔弱的一面,她的自信来自于多年生活的历炼。45岁那年,一个月内,她先后失去了父亲和丈夫——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,她不能不坚强。事业正如日中天,家中有老有小,她要充当双重的角色,挑起双重的担子,在事业和家庭之间穿行自如达到一种负重的缓冲,高度的平衡,哪一方失重都是她不愿看到的。因此,她在生活、在工作上始终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外在呈现。

其实,她的内心是柔弱的,每逢朋友家人去世,她都会前去吊唁,陪同亲人们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而潸然落泪,中央电视台《等着我》栏目是她必看的电视节目之一,每次看完都会哭得稀里哗啦,第二天还眼睛红肿。她的过人之处,在于有一种侠骨柔肠,同情弱者,不畏强势,遇到恃强凌弱的事情,她不会袖手旁观、隔岸观火,往往会站出来,或断喝一声,或从中调解,抑制事态的恶性发展。即便是遇到交通拥堵,无人疏通,她也会走出来当一个临时的指挥者,好在她曾是一个出镜率较高的公众人物,性格特点明显,知道她的人较多,因此,她的一时仗义执言往往也很能奏效。

她的仁爱孝行在同事朋友圈里也一时传为美谈。家中的老母亲是她最多的牵挂,也是她最大的情感寄托。母亲在农村住惯了,不习惯城市的生活,瓦房土炕睡得着,木柴烧饭吃得香,生活还能自理,也不愿给儿女添累,偶尔在城里住上几日,只是一种调剂,稀奇不了几天,就吵嚷着要回农村老家去住。她知道老母亲的恋家情结和习性爱好,也只能顺着母亲,自己三天两头往家里跑,一头儿照顾着老母亲,一头儿兼顾着未成年的孙子。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,年龄也在往七十奔,还有一位90多岁的老母亲在堂,也着实让她倍感欣慰和自豪。她每每谈起老母亲的矫健和顽皮,总是喋喋不休,喜形于色。她常把老母亲比成“老小孩儿”,并把好多的趣事讲给我们听,让我们羡慕不已。2012年,她领上老母亲走进了宁夏,在大漠孤烟、长河落日的戈壁沙滩感受了大自然的神奇,完成了心灵间的一次渺远旅行。大前年她又突发奇想,领上老母亲飞到海南,一睹茫茫大海的波澜壮阔、宽广无垠。接着又从海南飞到四川成都,走访了部队南下时的一个老亲,领略了天府之国的风物人情。一个一辈子没有走出临汾的95岁老人,终于在有生之年感知了外面的世界,伸展了人生的长度。王九菊的孝亲之举,从物质层面向精神层面的延展,是对孝道的深层诠释,是常人一时无法理解和践行的,而这正是她的过人之处。

2016年深秋的一个雨天,母亲不慎跌倒,造成骨股头断裂,好多人建议,不再做置换手术,但她不肯放弃,只要有一线的希望,都要朝好的方向努力,硬是花费近5万元,为母亲置换了最好的股骨头。3个多月的时间,除了关工委的重大活动外,她一步不离地陪侍着母亲,送屎端尿,穿衣喂饭,搀扶散步,她盼望着奇迹的出现,希望再次看到老母亲爬树登高时的矫健身影和顽皮的样子。但是就在寒冬腊月的一个风雪之夜,她的母亲因突发大面积脑梗,再也没有醒来。

2016年的年关,是她最为悲痛的时节,送走母亲的不几天,好像是冥冥中的安排,与她相伴20年的宠犬“黑妮”,也在不吃不喝中偃卧长眠。穿行在万家灯火之间,耳边响起阵阵迎新爆竹,她再次眼含热泪,心怀伤悲,为“黑妮”,举行了一个凄楚而哀惋的葬礼。一颗孤独的灵魂在吕梁山的层峦叠嶂中游走而呼唤。

当过完春节,我再见到她时,瘦削的身躯,黝黑而憔悴的脸庞,使我一时不敢辨认,这就是那个风风火火豪气干云的王九菊。我劝她“哀莫伤身”“身有伤,令亲忧”,她说由不得自己,我的目标是母亲起码过百岁,想不到一切都这么突然,也没想到“黑妮”也跟着走了。她的那份伤感和失落溢于言表,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消磨。我想时间也不会太长,她会重新振作起来。2016年5月,去解放路学校参加校园艺术节活动,她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。从她的言谈举止中,我感觉她已经基本走出了那片阴影。

王九菊是一个大仁大义之人,这是我对她人品的基本评价。实际上,说这人是人,评价就不低了,因为要做好一个真正的人,对得起这个大写的“人”字,需要一生的修炼,也因为当下有些人还只是空有人的外壳和躯体,离“人”的本质要求还有不小的距离。做为一个人,没有歪歪心眼,不无事生非,不害人利己,有责任感,有正义感、有恻隐心,能做点正事,做点对国家社会大众有益的事,就大致可以人之为人了。再高点儿,就可以“人物”相称了。

王九菊的仁义之举,体现在她对关心下一代工作的选择上,把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给一个未来的事业,无怨无悔、无私奉献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她把自己的不幸化成了对更多不幸人群的同情,时刻关注着身边的弱势群体,她凭借身兼慈善总会会长的优势条件,先后筹集了上千万元的款物,资助了400多名困难学生圆了大学梦,资助近千名贫困儿童完成了小学、中学的阶段教育,在部分学校倡议开展了每人每月节约捐献一元钱的活动,用于学校贫困生的互助帮扶,既解决了贫困生的就学困难,又培养了学生乐善好施的品性,一举两得,效果颇佳。通过她的联络牵头,一些爱心人士的对口帮扶也蔚为大观,有上百人之多。

关心下一代工作,对象广泛,内容繁多,仅靠关工委组织力量有限,为此,她不得不一次次地找党委、政府的领导,主动汇报工作,沟通情况,联络感情,寻找支持;不得不低下身子主动联系有关部门的领导给予工作的协调和配合,她的恳切话语、务实作风、奉献精神感动了所有的领导,也赢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认可。

一片家国情怀,一腔爱国热血,演化为一种奉献精神,一路艰难执着。在喜与忧、哀与乐中,相互拌和,品咂的是人生的五味,收获的是成功的喜悦。五年间,她先后获得了市、省、全国七个不同的奖项,尧都区关心下一代工作从此跨入了全省一流的行列。王九菊已然无法停步,不仅仅为了荣誉,更多的是肩上背负的使命和责任。

67岁的王九菊,是新中国一代女性的优秀代表,也是老干部群体中的一枝奇葩,就像她的名字——九月的菊花,在秋风霜雨中完成着在百花凋零后的美艳绽放。我知道,生理年龄的界定不足以体现她的生命状态,她似乎比年轻人更富有朝气和活力,心理年龄上她把自己年轻化了许多。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,她同新中国有一样的精、气、神,总是奋力前行在追梦圆梦的路上,也许这将是一条不归路,但她选择得无怨无悔。(贾全印)

上一条: